《社论》美国三大疑案 让真相和信任感都消失

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诺再冒出另一名妇女自称受害,卡瓦诺坚决否认。到底这是民主党左派的阴谋陷害,想毁掉卡瓦诺;或卡氏真有毛病,已成一大悬案。而随着期中选举到来,川普总统可能开除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,进而开除特别检察官穆勒。通俄案、卡瓦诺案和罗森斯坦阴谋「政变」,已成美国三大悬案,互相牵扯,恶斗难止,甚至酿成宪政风暴。
美国三大悬案政治和法律纠缠,事实和谣言诬告混淆,难分难解。通俄案和开除罗森斯坦,本来是两回事。川普和支持者认为,通俄案是「猎巫」。但穆勒调查迄今,包括川普竞选总干事马纳福已认罪、马纳福的助理盖兹、竞选外交顾问等多人向穆勒认罪,以换取轻判。川普不断说谎想自圆其说,显示本案不全是空穴来风虚构,川普竞选是否涉违法、洗钱或与外国来往,虽是悬疑案,但有查个水落石出的必要。
在这节骨眼上,媒体把罗森斯坦送上门给川普「处决」。上周「纽约时报」报导,罗氏去年建议秘密录下川普谈话,作为川普干预通俄调查、妨碍司法的证据,以便引用宪法第25修正案,逼川普下台,让副总统潘斯瓜代。报导已被罗氏坚决否认,但正好授川普开革罗氏的理由和时机。
外界不免联想:罗氏会不会就是匿名投书纽时的「反叛者」?自由派媒体如纽时、CNN等这回为何爆「同一阵线」的罗森斯坦的料,让罗氏处境危殆?而川普如依这项报导逕自开除罗氏,争议不小。罗森斯坦是欧巴马任命,意识形态上属民主党,他和川普结怨,源于通俄案刚爆发时,司法部长塞辛斯因和俄国大使也有接触,自请迴避;任命特别检察官穆勒的使命,就落在罗森斯坦头上。
穆勒成了川普的「剋星」,不但调查川普和家族、幕僚通俄,还旁及川普付封口费给两名艳星、川普家族的海外资金往来等,案情越滚越大,让川普寝食难安。任命和监督穆勒调查的罗氏、塞辛斯和穆勒三人,遂成为川普最厌恶的「仇人」,常在凌晨天不亮发推文攻击三人,可见痛恨和不安程度。
有评论认为,内阁官员沿用宪法25修正案认定川普不适任,搞「软性政变」是「不忠」。但必须澄清,宪法既有此规定,授权阁员集体解除总统职权之责,罗森斯坦算不算阁员有争议,他主张窃听总统很离谱,但这类行为的讨论仍属法制内作为,认定是「叛变」「政变」未必妥适。因为忠于国家和宪法,比忠于个人重要。川普是否「不适任」见仁见智,而总统有权开革他认为不适任的阁员,包括罗氏。只是接下来是否开除穆勒,兹事体大。
开除穆勒势将引发涛天巨浪。首先,特别检察官独立行使职权,不受政治干预。穆勒调查又涉及川普和其家族利益,川普应迴避,如开除穆勒必然引发连锁反应,影响期中选举选民投票意向,反而加剧共和党和川普崩盘。
其次,开除穆勒后,接手者即使是忠于川普者,但调查不可能嗄然而止。穆勒调查完成的多件起诉或认罪个案,法院不可能停审,最多只能让川普「切割」,调查到此而止。但在讲求司法独立的美国,这样做有如自杀;民主党在期中选举如大胜,甚至可能因此直接进入弹劾川普程序。
第三件疑案,卡瓦诺被女教授福特指称36年前高中时期酒后性侵未遂,现在另一名耶鲁大学女生也跳出来指控他酒后用性器磨蹭她脸部。卡瓦诺断然否认。后一件指控争议性更高、可信度比福特的指控低,以致被指是连串政治陷害。
这场政党恶斗,恰好在#MeToo运动兴盛时出现,事隔多年,真相已难釐清。川普上周对提名卡瓦诺一度表现犹豫。民调显示,40%民众反对卡瓦诺出任大法官,已是「未审先判」。卡瓦诺拒绝放弃提名,要卫护自己清白。福特周四出席国会听证,证词和临场态度譬如眼泪、语调和表达的说服力等,会左右国会议员和很多美国人态度,决定卡瓦诺的生死。
即使如此,也不一定显示结果就是真相或正义。因为真相和自己有多诚实,只有当事人知道。政党恶斗下,三件个案每一件都扯上「政治陷害」阴谋,受害者有共和党人、也有民主党人。
国会听证调查能否解谜,即使用科学测谎都未必能解开谜团。而真相和正义是甚幺?谁较值得大众信任?这才是美国真正的信任危机。